1 2 3 4
金色秋天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色秋天  往事悠悠

父亲霍宗岳,因病于20131012日去世,我们心情十分沉痛。回忆父亲,我们深深感到,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光荣的一生,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父亲于19181127日出生在河北省磁县陶泉乡霍王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七周岁时在本村的私塾学校念书,后又到本村小学读书,学校放假和农忙时节,帮大人种地和放牛。为了将来在外面好找一份工作,父亲的学习十分刻苦,十二岁时(1930年)考进当时县立第四高小学习;十四岁时(1932年)考进河北省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校地河北邢台),立志成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

 

正当父亲学业期满时,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刻,父亲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日战争,他1938年参加革命,担任抗日民主县政府宣传员,并同时参加民先组织,19385月在中国共产党河北省磁县县委领导下组织抗日人民游击队,担任游击队指导员,1938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12月任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支队一大队二营教导员,19407月任八路军太行军区十一旅三十二团指导员,194011月在八路军一二九师轮训队学习,194212月任八路军太行四分区壶关独立营副政委,19454月任八路军太行五分区磁武独立团副政委,194510月至194712月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六纵队十八旅五十四团政治主任、副政委、政委,1949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三兵团三十六师一零八团政委。在此期间,父亲不畏艰险、英勇作战、舍生忘死,参加大小战斗100余次,至今身体上还留有日军的弹痕。抗战胜利后,父亲又投入到解放战争中,在四年多的岁月里,他参加了平汉战役、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进军大西南解放重庆和解放成都战役,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50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六师兼川东涪陵军区政治部主任,19512月在南京军事学院政治系学习,成为新中国军事院校首届大学生。19548月至19645月先后任云南军区四十一师副政委、政委(正师职)。。他曾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各一枚;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战役纪念章、解放大西南纪念章各一枚。

 

19646月根据国防建设需要,父亲转业到第五机械工业部东北机器制造厂任党委书记,“文革”后期调入南京理工大学工作,历任南京理工大学(其前身为华东工程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党委书记、学校顾问等职。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和教育事业,倾注了毕生的精力。

 

父亲一生坦诚正直、谦虚谨慎,生活节俭、作风质朴,关心同志、与人为善,家庭和睦,团结邻里。父亲特别关心家乡的教育事业和灾区人民的生活,曾多次捐款给乡里的小学、中学和各灾区百姓,从不吝啬。但对自己的生活,他向来是最低要求。他平时穿的都是儿子穿剩下的衣服,吃的也都是非常简单的饭菜,这可能也是他长寿的原因之一吧。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留下遗言: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

 

父亲热爱生活、热爱家庭,除了抚养自己的五个孩子之外,还抚养因年早过世叔父留下的四个孩子。并对后代严格要求、教育有方,使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均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有了解他的几位教授撰写了一副对联,概括了父亲的一生:

 

披甲从戎,挥戈浴血,英名永存;清正廉明,淡泊人生,厚德垂范。

 

在父亲病重期间,学校王晓锋(校长)、尹群(书记)等各级领导,经常从百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来,多次来看望父亲,使我们感动;

 

校医院对父亲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令我们动容;

 

另外,还有原校领导。老同志等到家中和医院探望;还有很多老同志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纷纷在早上6点左右,赶去参加我们家庭的告别仪式。深厚情意,让我们难忘!在此,我们也想借此,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对所有帮助和关心过我父亲的所有人深表感谢!

 

父亲的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是留给我们的最宝贵财富,它伴随我们做人做事,使我们受益终生。

 

父亲,我们爱您,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