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高校“空巢”、“失能”离退休教职工养老服务的思考
来源: 办公室 更新时间: 2015-05-12 点击: 109

 

南京理工大学毋海云孙佰胜孙亚卫尹力东

    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加速,人口结构呈现高龄化、空巢化方向发展,高校离退休教职工养老服务问题尤为凸显。为了有效应对老龄化,提升离退休工作部门服务水平,根据工信部离退休干部局工作调研安排,南京理工大学离退休处组织专题调研组,对全校离退休教职工开展居家养老服务抽样调查。形成调研报告如下:

   一、离退休教职工现状及特点。

   目前学校离休干部整体进入双高期,退休教职工人数不断增加,高龄、空巢、失能家庭人数也在不断增加,他们的特殊要求也越来越多。具体情况如下:

   1、离退休教职工人数多,高龄人数多,空巢家庭多。

至2014年8月底,离退休教职工人数已达2366人。其中离休干部145人,平均年龄85岁;退休教职工2221人,平均年龄72岁。在离退休教职工中,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476人,占总人数的20.2%; 70岁-79岁的中龄老人947人,占总人数的40.2%;70岁以下的低龄老人935人,占总人数的39.6%。子女不同住的空巢家庭约1400户,占总人数59%,独居老人61人,占总人数2.7%。重病、长期卧床及生活不能自理者53人。

   2、居住集中,分片管理。

学校绝大多数离退休教职工集中居住于校园或校园附近,住房面积以多种形式达到标准。从居住地情况看,在校园或校园附近居住的占90 %,在校区外居住的占10%。我们根据老同志居住地划分行政村,党支部设在行政村上,成立了27个党支部(行政村),做到党的组织全覆盖,充分发挥离退休教职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离退休教职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3、知识层次高,对生活质量关要求高。

离退休教职工中,党员人数1299人,享受副部长级医疗待遇4人,享受正局级待遇5人,享受副局级待遇42人,享受副局级医疗待遇25人,县处级待遇123人,正高级职称348人,副高级职称722人。他们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学校发展,希望老有所为,群众组织团体活动开展多。

   4、组织观念强,对组织依赖性强。

高校为事业单位,离退休教职工仍由原单位管理,离退休后的生活费、福利及活动开展均由单位负责,所以老同志形成了事无巨细均找组织的习惯。再加上南京理工大学前身由哈军工炮兵系分建而成,许多老同志参加革命时间长,在长期的工作中形成了很强的组织观念,遇到事情,向组织汇报,希望组织解决。随着年龄增大,身体多病,老同志思想上、生活中对组织的依赖感越来越强。老同志重视组织,通过组织向上级反映思想,提出政治、生活待遇方面的实际问题;通过组织开展各种活动,凝聚力量,形成战斗堡垒,实现自我管理。

    二、“空巢”、“失能”家庭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1、日常生活问题

   “空巢”、“失能”老人对日常生活中的体力活往往感到力不从心,一旦遇上搬搬扛扛的体力活就没有办法,特别是搬动家具或大件物品,他们就感觉很困难。目前,学校绝大多数老人生活基本上靠自己,自己买菜做饭,自己料理家务,一旦生病,病重想上医院连个送的人都没有,即使病轻一些,柴米油盐的采购,到医院看病取药也成了很大的困难。个别失独家庭只有夫妻2人,其中1人生活不能自理,日常护理基本上依靠老伴,如果老伴一生病,连日常生活都不能保障。

    2、心理健康问题

    离退休教职工离开了工作岗位,由于生活范围缩小,子女与其分开居住,自身身体状态欠佳,尤其是丧偶、独居老同志,往往会感到孤独无助,没人和他们聊天,子女也因工作繁忙,与老人们的沟通交流相对较少,很多子女只在周末才有时间回家看看,能在家陪父母吃顿饭的就更少得可怜了,老人们无法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亲属中和自己同龄的人都上了年纪,无法常见面,缺少精神寄托,精神上有强烈的孤独感和寂寞感,加之有的老人身患多种疾病,很少出门,也很少与外人交流,很少参加社会活动,思想闭塞,容易发生心理问题,特别是空巢和孤寡老人身边没子女,生活基本上靠自理,一旦生病,身边连个人都找不到,对生病更加恐惧,感到没有依靠,没有保障。

    3、看病就医问题

    学校医院专门设立老干部门诊和老干部病房,配备专职保健医生为老干部服务,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离退休教职工日常看病就医问题。但是,离退休教职工,尤其是高龄、空巢、失能老同志,普遍处于高发病期和重症高发期,他们住院的频率高、时间长、看病、拿药、住院、报销医药费都成为生活中的大事和难事。住院期间的护理也成难事,孤寡老人身边无子女照料,空巢老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叫子女照料,离退休部门工作人员也只能救一时之急,不可能全天候护理,特别是遇到突发急病时,没人在身边,往往会耽误最佳救治时间。

    4、存在一定的经济压力

    对于重病和失能老人来说,家庭开销往往较大。一方面,医药费花销很大。学校目前实行公费医疗政策,离休干部医药费按规定实报实销,退休教职工医药费按规定比例报销,随着离退休教职工高龄期的到来,老同志医药费支出不断增加,虽然学校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依然多方筹措经费,确保离退休教职工医疗费的落实,但自费部分和自负部分有时支出也很大。另一方面,雇用保姆和护工的开支也不小,这些都给这部分老同志带来一定的经济压力。

    三、做好“空巢”、“失能”离退休教职工养老服务工作的思考

    目前,高校基本上都设有离退休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全校的离退休工作;设立离退休工作部门,负责离退休教职工的服务管理工作。离退休教职工的日常管理分为两种模式:一是“集中管理”模式,即离退休工作部门负责全校离退休教职工所有的日常事务;二是“二级管理”模式,即离退休工作部门统一协调,各分院负责本部门离退休教职工的日常事务。随着高校离退休教职工人数的不断增加,特别是高龄老人、空巢老人和失能老人的日渐增多,不论哪种管理模式,都无法满足老同志的养老需求。高校离退休工作部门要找准工作定位,拓展工作思路,积极探索建立家庭、学校、社会联动机制,形成家庭养老、单位辅助与社会服务相结合,家庭、单位、社区多方关照、协同服务的良好局面,以适应高校“双高期”离退休教职工养老服务的新形势与新需求。

    1、充分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为空巢、失能老人养老服务提供政策保障。

    政府部门应将高龄、空巢、失能老人养老服务体系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全面构建以“居家养老为主体,社区养老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鼓励各种社会力量的投入,出台各种优惠政策吸引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老年服务机构的建设,促进居家、社区、机构养老均衡发展,逐步搭建多元投资主体的综合型立体化养老体系框架。政府投资在社区建立居家养老照护服务,通过培育居家养老服务员、照护员,及义工结对上门等上门对接服务,对空巢、失能老人提供生活照料、精神慰藉服务。针对老龄化社会的现状,积极打造以老年人为主体的自助、互助、他助的社会氛围,推出“低龄老人”帮“高龄老人”的志愿者活动,依靠老年群体自身力量,通过互帮互助来满足相互的生活需求。志愿者们把定点定时服务与上门服务相结合,为社区老人提供送医疗、送维修、送感情、送温暖进门等多种贴心服务。还可以采取“三合一”模式,即义工、医生、社工三人一组,与社区内的空巢、失能老人结对,为其提供帮扶援助。

   完善医疗保障体系,针对空巢老人突发疾病无人救治这一问题,建立应急救护机制和医疗服务机制。可以在条件具备的社区建立“智慧养老监测系统”,监测终端安装在医院,由医护人员负责监控,一旦出现异常,确保医院能及时和子女联系,并及时派出救援医疗队伍。在医院开通80岁以上老人就诊绿色通道,优先安排就诊,简化入院程序,解决高龄、空巢、失能老人看病难的问题,同时在社区医院建立空巢、失能老人个人医疗档案,提供定期送药、医疗咨询、健康检查等多种形式的服务,提高老人自我保健意识,让老人从被动就医到主动防范。

    2、强化高校的服务管理职能,把空巢、失能老人居家养老服务落到实处

    在社会养老体系尚需进一步健全的情况下,高校在从事科研和教育的同时,还承载着许多本不应该其承担的社会功能,包揽了离退休教职工的医疗、福利、养老、娱乐等许多社会事务。高校在确保离退休教职工各项生活待遇按政策落实的基础上,更要注重老同志的思想教育,组织开展多种形式活跃老同志身心的文娱活动,调整老同志离职后的心态,提高离(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使老同志保持健康、愉悦的身心安享晚年。

    目前我校绝大多数老同志选择居家养老,日常生活以自我照料为主,社区养老人数几乎为零、机构养老人数所占比例也很低。针对离退休教职工进入“双高期”后,活动范围不断缩小,逐渐向家转移的现状,离退休工作部门工作人员要多上门、多看望、多慰问、多沟通,并开通24小时电话,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解决紧急困难。特别是对高龄、空巢、失能老同志,定人定时上门或电话联系,及时掌握老同志的情况,开展个性化服务。

    老年精神关爱是高校离退休教职工服务管理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重视离退休教职工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基层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通过宣传板报、组织座谈,走访慰问、就近参观考察和发放学习资料等多种形式,创造条件让老同志欢聚畅谈,相互交流,让他们感受到党的温暖和组织的关怀。加强老年活动阵地建设,依托老年活动中心,为离退休教职工搭建日常休闲活动和沟通交流的平台;发挥老年群团的功能,组织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以适应和满足老同志的不同精神需求,使老同志获得成就感和幸福感。

   利用高校特有的资源,建立多种形式的志愿者队伍。一是组建青年学子志愿者队伍,通过爱心帮扶、亲情陪伴、为老同志提供各种帮助,如定期上门与高龄老人聊天、交流思想,为生活有困难的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等等。二是建立老年志愿者队伍,发挥老同志互帮互助作用,充分宣扬师生情、同事情、邻里情,让老同志自觉自愿地关心身边需要帮助的高龄老人,有重点地给他们提供信息服务和有针对性地开展思想工作,为他们排解孤独。三是建立服务机构志愿者队伍。拓展高校各类服务机构的服务功能,为高龄老人提供免费送餐服务,在食堂开辟老年人专供窗口;后勤部门为高龄老人提供免费水电维修服务;医院为高龄、失能老人提供免费上门巡诊服务等,为老同志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实际困难。

    深入挖掘社会资源,拓展服务渠道,“依托社区,居家养老”,有针对性地在老同志生活照料、看病就医、精神慰藉方面开展工作。充分利用社区资源完善为老服务功能,开展看护照料、精神慰藉、家务帮助等多种形式的服务,利用社区与老同志距离近、联系迅速的特点和优势,与离退休工作进行协调互补,共同把高龄养老服务工作做到实处。

    3、宣传引导传统孝道文化,为空巢、失能老人营造健康、幸福的生活氛围。

    家庭亲情、子女关爱,是老年人生活的重要精神之柱,是政府、单位所无法替代的。高校离退休工作要坚持倡导家庭成员敬老、孝老,加强与离退休教职工子女的沟通联系,达成“子女尽孝、单位尽责”的共识,提醒子女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怀着反哺、感恩之心,给予空巢、失能老人必要的身体关怀和精神安抚。同城居住的子女,要经常回家探视,闲暇时领着老人去访亲问友、游山玩水;异地居住的子女,要经常给父母打电话,嘘寒问暖,并利用探亲假,回家陪陪父母,也可以把父母接到身边暂住,使老人们在心理上增加愉悦、精神上获得安慰。尝试宣传、引导老同志及子女接受养老服务新观念,通过购买养老服务,如聘请钟点工为老同志上门服务,让老同志不离开熟悉的社区、熟悉的人群,就能得到周到细心的照顾。还可以适当引入服务设备完善、服务管理规范的社会养老机构,为老同志选择多样化的养老服务提供参考。

    同时要加强对离退休教职工“双高期”服务管理工作的舆论宣传,在校园内大力弘扬尊老、爱老、助老的传统美德,让更多的人了解老同志的历史功绩和进入“双高期”后面临的困难和问题,让学校各部门和全体师生员工都来关心老同志,为老同志献上一份爱心,使老同志安享晚年幸福生活。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占全社会的比重越来越大,老年人问题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是一项关系到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在高校离退休职工中空巢、失能老人问题也日益突出。我们要设想通过政府、社会、单位、社区、子女、老年人自己共同构筑高校空巢、失能老年人精神关爱支持体系,向他们献上一份爱心,为和谐校园建设增添一份力量。